武汉桑拿|武汉夜生活|武汉夜生活论坛|武汉夜网论坛|武汉男人网门户

  • 400-800-1234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
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(转载)

2018-10-11 09:06| 发布者: 飞机| 查看: 366| 评论: 0

摘要:   2012月9月底,南京托乐嘉美食街负责收垃圾的工人,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。在美食街的大垃圾桶中,连续两天多出很多熟肉。既然是美食街,自然有很多饭店的厨房垃圾,有些熟肉垃圾并不稀奇。稍微大一点的店,一天丢 ...
  2012月9月底,南京托乐嘉美食街负责收垃圾的工人,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。在美食街的大垃圾桶中,连续两天多出很多熟肉。既然是美食街,自然有很多饭店的厨房垃圾,有些熟肉垃圾并不稀奇。稍微大一点的店,一天丢上十几二十斤肉也是寻常事。负责收垃圾的几个工人中,有一个年过五十的老年工人。此人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军人,战时担任卫生兵。退伍以后,老工人回乡工作。后来儿子考上南京的大学,他们老夫妻也跟着来了南京。老人在农村干活习惯了,闲不下来,主动在附近的美食街找了个清洁工的工作。在老人看来,清洁工很轻松,每天也就扫地倒垃圾就行了,等于是锻炼身体。

  这一天,老工人听同事老太太抱怨,说是这两天不知道哪个饭店多扔了几十斤肉,好几包,袋子里面洒满了番茄酱。

  袋子重的要命,老太太力气不够,搬不动。老工人心善,主动说:我去搬吧!

  于是,老工人将大垃圾桶中的几大包熟肉,用力拎到门口堆放起来,准备等垃圾车来的时候丢掉。

  期间,袋子包裹不是很严,掉出了几块撒着番茄酱的熟肉。老工人随手捡起来,准备塞回袋子。突然,老工人吃了一惊。

  前面说了,老工人以前做过卫生兵。对越自卫反击战死的人很多,医院整天收到尸体,怎么死的都有。老工人真是,什么样子的死人都见过。他仔细的看着掉出来的几块肉,越来越吃惊。无论怎么看,这都不像是猪肉或者牛羊肉。相反,似乎像是人大腿部的肉。

  开始,老工人自然觉得不可能。南京是什么地方,大城市,又是省会,怎么可能大街上扔着人肉呢。

  老头子顺手将肉塞回去,转身就走了。走了几步,还是觉得不对劲。他忍不住又走回来,将肉拿起来看了很久。绝对没有错,这真的是人肉。

  老头子受惊不小,立即打手机报警。几分钟后110赶到,随后刑警也赶到。南京刑警身经百战。他们一眼就看出,这确实不是动物肉,而是人肉,还被煮熟了。

  我的个去!这歹徒真是牛逼,胆大包天到了极点。

  他敢在号称刑警全国第一著称的南京杀人,还敢将肉煮熟后撒上番茄酱后扔在街上。这是要干嘛?向政府警方挑衅?

  经过现场简单分析,法医判断:这是一个女性的部分尸体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图片来源网络
  根据老工人的反应,前一天也曾发现这种袋子装的熟肉,应该是尸体的其他部分。

  这下警察们就倒了霉。他们赶到臭气熏天的垃圾场,反复搜索好几天,终于找到了尸体的其他部分。

  同时,在托乐嘉美食街的下水道里,也发现了部分碎尸。

  经过法医拼接,这是大体是一个女人的躯干、四肢,但脑袋不见了。

  根据乳房和其他部位分析,这个女人很年轻,只有20多岁。她的身材高挑,双乳丰满,还没有生育哺乳过。

  受害女孩的尸体,被疯狂切成数百块之多。根据尸体被切割情况来看,歹徒似乎对人体结构不太了解,很多切割属于乱切乱砍。但歹徒显然心理素质很好,力量较大,碎尸非常从容。很多尸块有反复切割的痕迹,同时还有反复解冻又冰冻的现象。这说明,歹徒将尸体放在冰箱,一块块拿出来慢慢的碎。根据尸块被切碎的情况来看,歹徒至少花费10天以上时间反复切割。

  可怕的是,碎尸全部被高温煮熟,这是为了掩盖尸体的臭味和消除特征,同时对DNA进行破坏。

  至于尸体,为什么被撒上番茄酱和酱油?倒不是南京老百姓胡猜的所谓做成人肉麦乐鸡块吃了。根据尸体拼对情况,尸体大体完整,也就是没有被吃掉。警方认为,撒番茄酱是为了将尸体伪装成厨房垃圾,也就是熟肉,用来迷清洁工人。

  正常来说,如果看到碎尸的不是这个老工人,恐怕真就没人能认得出。

  为什么,歹徒不将尸块扔到长江或者其他荒郊野外呢?那不是更不容易被发现。扔在美食街上,即便做过了伪装,怎么都会被人看见,穿帮的可能性是较大的。

  歹徒究竟是什么心理?

  警方调动监控,可惜歹徒显然是夜间丢弃的碎尸,监控模糊不清。歹徒还做了伪装,戴了帽子和口罩,看不到相貌。能够确定的是,歹徒只有一人,是一个体型中等的人,不能确定是男还是女。

  这个线索,就中断了。

  再说其他线索呢?抛尸的塑料袋是每个超市都可以买到的,绳子也是,都无法追踪。自然,塑料袋上发现了一个指纹,有可能是歹徒的。仅仅凭借这个指纹,是无法破案的。根据同犯罪证据库的检索,毫无收获。显然,这个指纹的所有者没有前科,也就是他之前没有犯过罪。

  那么,唯一的线索就是尸体了。

  没有头颅的尸体被毁坏严重,又被反复冷冻蒸煮过,几乎所有特征都被破坏。

  不过,依靠江苏省公安厅高超的法医科学,仍然提取到死者DNA。萨沙告诉大家一个常识,正常的煮是不能破坏DNA的。

  经验丰富的法医通过反复验尸,仍然发现受害者几个特征,可以确定死者身份的。奇怪的是,南京全市根本没有类似的失踪报案。

  南京警方将侦查范围扩展到江苏省全省,上海市甚至南京周边的安徽东部和浙江北部。

  南京警方花费巨大精力,反复核实每一个失踪的年轻女性,专案组办案民警经常一天工作20个小时。

 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,所有失踪女性均不是这具女尸,不符合女尸的特征,极少数还做了DNA,也被排除了。

  难道受害女孩是边远省份的人?

  明知道工作量极大,南京警方还是硬着头皮将范围扩展到全国。经过数个月的繁琐调查,专案组仍是在做无用功。

  全国失踪女性均被排除在外,也就是说,死者的家属没有报案。

  这么个大活人失踪了,为什么不报案呢?

  不能查清尸源,这个案子也就无法侦破。

  万般无奈之下,警方只能另寻他法。

  之前尸检说明,死者是被反复冷冻解冻。那么,能够冷冻一个人,至少需要一个超大的冰箱甚至冰柜。

  南京警方在全市,排查大冰箱和冰柜的线索。

  遗憾的是,南京是周边家用电器的销售基地,每个月的冰箱冰柜销售数量何止数千上万。况且有了网络电器商城以后,很多订单根本就无法追查。

  这个线索,也就这样戛然中断。

  现实如此,南京警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始终不能破案。

  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继续调查受害者是谁?警方最希望的就是,受害女孩家属能够报案。

  这样,从2012年9月一直等到2014年7月22日,几乎2年时间,始终没有人报案。

  7月22日,南京警方突然得到重大的喜讯。

  当天,江苏北部的盐城市下属一个县城,向南京鼓楼公安分局传来协查通报:辖区一对老夫妻女儿何青青神秘失踪近2年。这个女孩失踪前,在南京生活居住。

  专案组成员立即向和青青的家人,了解她的外貌、年龄和身体某些部位特征。结果是让人震惊的。何母的描述,同受害女孩完全一致。

  看来,受害者基本可以确定是何青青。

  出于慎重考虑,警方仍然提取了老夫妻的DNA进行对比。很快,检测有了结论,被残忍杀害和碎尸的女孩,正是刚刚20岁出头的何青青。

  得知女儿遇害以后,父母悲痛欲绝。

  何母还算坚强,和警方配合破案。何母说,早在1年多前,他们就发现女儿发来的短信越来越少,最后一连1到2个月不发。电话打过去,女儿也不接。女儿推说心情不好,不想说话,还说要换个城市工作。到了1年前,女儿的手机就欠费停机了。

  何青青这个女孩从小性格固执,父母虽然着急,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  发现女儿手机停机以后,父母以为是女儿闹情绪,不愿意和家里联系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两个老人不断向手机里面充值,让手机出于可以通讯的状态。但电话打过去,手机不是关机就是通话中。

  几个月后,何家父母再也忍受不了。他们赶到南京女儿租住的,市中心一间公寓。房门紧闭,空无一人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老人们失望的回了盐城老家,之后每隔十天半个月就来一次。前后来了五六十次,女儿始终不在。到了半年多前,老人实在着急,辗转通过小区保安找到房东,打开了房门。

  房东表示,何青青和他签订的是两年租房合同,目前房屋还有2个月就要到期。

  房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,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,看来女儿早就离开了这里。

  细心的何母发现,房间似乎不像是搬家的样子。家用电器、日用品、衣服甚至女儿的化妆品都摆放的很好。那么,女儿究竟去了哪里呢?何母整理房屋期间,发现女儿的身份证、驾驶证、银行卡、首饰、手机之内都不在。那么,看起来女儿还是可能是搬家了,以前的一些东西丢在这里不要了。

  心急火燎的老人决定不回老家。他们续租了女儿的房子,一头扎在南京连续找了半年之久,毫无收获。他们用尽办法,甚至调出了女儿电话通讯记录,挨个打过去询问。通讯录中的男人大多推说不认识何青青,一些所谓的朋友也不知道她的下落。

  期间,何母越来越怀疑女儿是不是出事了。

  何青青虽然倔强,也从没有这么久不和家里联络过。更重要的是,何母一次收拾物品,发现在床头柜后面藏着一个信封,里面有一张银行卡。去银行卡查询,这张卡里面有10万元。根据卡的汇款记录,这应该是何青青的工资卡。

  那么,如果女儿是搬家了,最低程度也会带走所有的钱。谁会把10万元钱,丢在一个马上就要到期的公寓内呢?

  听了何母的这番介绍,警方倒是大惑不解。

  刑警问何母:老太太,这我就不明白了。你女儿失踪一年多了,就算可能是搬家,毕竟找不到人,你们为什么不立即报警?为什么拖了1年多才报警?

  何母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,欲言又止。

  何父开口了:现在还有什么好隐瞒的。警察同志,我们这所以这样,主要是我女儿的工作不太光彩。她从小不爱读书,高中毕业以后就去南京上海苏州找工作。没几年,她就穿金戴银的回来。我觉得事有蹊跷,追问她怎么回事。她告诉我,自己在KTV做服务员。我也一把年纪了,自然知道这个服务员是干什么呢。我当时气的差点病倒,让他留在盐城我们小县城,不允许她再回南京了。谁知道,两天后她就跑了。我这个女儿心肠特别硬,从小到大不听父母的话,我们实在管不了,也就没有办法了。这次女儿失踪了,我们知道可能是出事。但她们这行,经常换地方,经常一二个月不和家里联系。

  何母结果来说:警察同志,我们其实早就在老家报了案。女儿失踪几个月后,我们就在盐城小县城当地报了失踪。但我们那里和南京不同,警察效率很低。他们一般不愿意立案,毕竟立案就要破案。他们借口手机能打得通,肯定是家庭矛盾,拒绝立案。没办法,我们只好等了两年。根据法律,失踪两年就可以强行报失踪案了。到了7月,时间就要到2年,我们那里公安才勉强立案。

  南京警察恍然大悟,却皱起眉毛。

  萨沙告诉大家,警察破案最怕遇到两种人,第一,做生意的。这种人社交太广,三教九流都有朋友,一旦出事不容易排查凶手;第二,就是坐台小姐。这种人甚至比做生意的更夸张。她们交往的男人极多,更要命的是很多都是一面之缘。想要通过人际关系抓凶手,就是极为困难的事情。

  果然,南京警方调查非常不顺利。坐台小姐都是流动的,很少在一个地方呆太久。为什么呢?萨沙告诉大家:呼呼,当然是男人图新鲜呗。

  警方先调查何青青的住所。时间相隔太久,何母又打扫过房屋,所有证据早就不存在了。

  根据警方仔细勘察,仍然发现在卫生间有疑似少量血迹的东西。只是,时间太久,已经失去鉴定价值,不能排除是何青青的生理期出血。

  看来,这里有可能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。歹徒杀死了何青青,在这里碎尸,然后抛尸。如果何家当时就报案,警方当时就立案,直接调去小区监控,就可以至少得到一些关键证据,案子很容易就破了。

  此时,小区监控早已没有当时的影像存档,失去了最有利的线索和证据。

  走访邻居,邻居也表示何青青白天睡觉,晚上出门,和他们没什么接触,根本不了解。对门一个职业太太认为:这个女孩子长得倒是很漂亮,个子也很高,丰乳翘臀,长发飘飘,特别会打扮,往街上一走会迷死不少男人。好像有个男人会来她这里,说的是一口南京本地方言。我就听过他的声音,没见过人,不知道是他男朋友还是他的亲戚。

  线索又没了!

  比较靠谱的,就是走访何青青的同事朋友。

  距离何青青失踪接近两年,和她一起工作的小姐早已四散,不知去向。

  警方花费很大精力,找到了当年她的领班。根据这个领班回忆,找到了已经转正行的一个王姓小姐。这个王小姐是南京本地人,现在已经结婚怀孕。

  听说何青青遇害后,王小姐毫不吃惊,还说:我就说,她迟早有这一天。

  警方追问下,王小姐开始有些害怕:有些东西我是知道,但不敢说。现在社会什么人都有。万一他知道是我说的,来找我麻烦。我刚刚结婚又怀孕了,不想惹事。

  警方反复劝告王小姐:这是人命关天,不是小事。何青青好歹是你朋友,现在死得这么惨,你也应该说出真相,为她伸冤。而且,公民有义务配合情况办案,你知情不举,也是违法。

  王小姐思索再三,终于开口了。

  作为关键人物,王小姐提供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。

  王小姐说:十有八九,是包养她的那个男人害死的。这个男人姓乔,是南京哪个国有大公司的干部,年纪很轻,最多30岁。他很有钱,还愿意花钱。他们两人是2010年认识的,没多久就上了床。你也知道,我们是夜总会坐台的,逢场作戏多了,什么男人没见过。没想到,姓乔的一眼就看上了何青青,天天来找她,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。后来他让何青青别再上班,租了房包养她。何青青就不在夜总会干了,开始做情人。那段时间,她很无聊,经常找我聊天逛街什么的。她觉得这个男人条件好,对她也不错,想和他结婚。我说你别傻了,人家有老婆,就是玩玩的。而且人家是干部家庭,在南京有头有脸的,怎么可能娶我们这样的儿媳妇。何青青听了很不高兴,发狠的说,你看着吧,我绝对能做他的老婆。后来我听说他们经常闹,何青青整天逼着他离婚,不然就去男人所在公司家里大闹。这些国有企业干部最怕有桃色新闻,男的就软了。

  王小姐又说:我后来劝她,天下男人多得是,何必盯着一个人。但何青青这个人性格太厉害,就是抓住这个男人不放。我就知道他们打过好几次架。我又劝她,不要把人逼得太狠了。别看这个姓乔的好像挺软,逼急也难说,说不定彻底跟你闹翻。你人财两空,什么都得不到。何青青这个人,从不听人劝,我说了也是白说。大概一年多前,我就失去和何青青联系。当时有些怀疑是不是出事了。但你也知道,我们这行的人不讲什么感情。今天是好朋友,明天就能翻脸。我打电话几次给何青青,她没接,我后来也不打了。毕竟她也不是我妹妹,我管得了这么多吗。

  警方问王小姐:那个姓乔的男人全名是什么,在哪个国有企业工作?

  王小姐说:这我不知道,但他们那时候经常联系,你们查一查肯定能查到。

  于是,警方立即调查何青青的手机,果然有了收获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显示,在2年多前,南京某国有交通企业的干部乔某的手机,同何青青的手机频繁通话。

  那么,乔某自然有重大杀人嫌疑。

  警方没有浪费一点时间,立即对乔某实施抓捕。

  警方刚刚一出现,在单位办公室悠闲上网的乔某就低下了头。

  到了公安局,乔某却一言不发。警方开始也有些疑惑,这样一个人能够做出这种残忍的案件。

  乔某短发瘦高个,皮肤白皙,谈吐温和,说话语速较慢,戴一副眼睛。这个人文质彬彬,似乎还有些懦弱。你要说这种人杀人碎尸还扔在大街上,没有几个人会相信。

  这已经无足轻重了。根据取到的乔某指纹,同装着碎尸塑料袋的指纹完全一致。

  面对证据,乔某放弃抵抗:对,何青青是我杀的。我知道,你们迟早会找到我的。

  随后,乔某讲述了他和何青青的故事。

  乔某是南京本地人,1983年出生,杀人时不过31岁。乔某是独子,父母都是国家干部,从小家教严格。乔某学生时期是所谓乖宝宝,老老实实。他按部就班的上了高中,考上了南京知名大学交通学科。毕业以后,在父亲的介绍下,进入一家大国企从事高速公路工程。工作能力不错,加上有老爸罩着,20多岁就成为一个实权科室的科长。

  国企的腐败大家都知道了,南京自然也不例外。自从担任科长后,各票包工头都开始向乔某行贿和拉拢。

  乔某逐步从一个老实孩子,变为一个“出色”的准公务员。期间,乔某结了婚,妻子是大学时候同学。乔某这个人长得还挺帅,文质彬彬,妻子则很漂亮也有才。两人大学时候经过轰轰烈烈的恋爱,毕业以后很快结婚。

  只是,萨沙就放一句话在这里,从没见过一个在国企搞工程的头头是老实人。乔某很快就变了,开始同包工头出入南京各大夜总会,和坐台小姐们混在一起。

  2010年妻子怀孕了,两人不能同房。乔某性欲难忍,出入夜总会就更多了。在这期间,他遇到了身材高挑、外表冷艳的小姐何青青。乔某很有钱,加上年轻英俊,很快获得何青青的青睐,两人上了床。因工作原因,乔某经常出差。搭上何青青以后,他借口出差,频繁和何青青开房,可怜大肚子的老婆被蒙在鼓里。

  这样几个月后,被人称作冷艳花魁的何青青,也动了真感情。她觉得乔某和其他嫖妓的男人不同,对他另眼相看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乔某对性格冷傲的何青青,有了一种深深的好感。两人开始了所谓的热恋。有了这种感情以后,乔某就不愿意何青青再去上班和别的男人厮混,出钱包养了她。何青青租住了鼓楼区一栋公寓,两人开始甜蜜的二人世界。

  即便是所谓蜜月期,乔某却感觉到何青青性格中的强硬一面,和她温顺的老婆完全不同。何青青有很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,从不让步。

  这一期间,何青青偶尔看到乔某手机上,还有别的坐台小姐的短信,就反复追问,不依不饶。又一次,乔某因为应酬,又去夜总会找了小姐。有人告诉何青青后,她在出租屋大闹了一场,爬上阳台威胁要自杀。乔某一个读书人,哪里见识过这个场面,吓得手足无措,同意再也不去夜总会了。这样,何青青才破涕为笑。

  没想到,这仅仅是是开始而已。

  乔某的内心深处虽喜欢何青青,但认为她最多是一个妾,一个情人,绝对不可能和她结婚。何青青却不这么想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她逐步感到乔某为人比较真诚,对人体贴,工作又好,家里有钱,开始想要做他的老婆。两人认识了1年后,何青青就开始旁敲侧击,让乔某离婚。乔某此时逐步后悔了。

  2011年乔某妻子已经生了个女儿。面对母女两人,乔某开始有深深的愧疚感。另外,乔某越来越觉得何青青的性格很可怕。何青青此人性格固执强硬,颇为暴躁。她经常因一点小事大发脾气,闹得不可开交。一次,乔某有一道菜做的不好,何青青不满意。两人争吵起来,她一下将桌子掀掉。一次,乔某给何青青洗头发,手重了一些,何破口大骂,闹了好几天。

  总之,乔某觉得何青青不是一个能做老婆的女人,开始疏远她。

  何青青自然也不是笨蛋,从2012年开始,她开始直接了当要求乔某离婚,跟自己结婚。何青青威胁乔某:你不同意,我就去你单位大闹一场,看你还留的下去吗?你爸爸都没面子。

  乔某目前的地位财富都来自于单位,他的父亲和单位头头脑脑很熟悉。如果何青青真的去闹,不但乔某立马就要变为普通老百姓,连父亲也会蒙羞,抬不起头来。

  无奈之下,乔某只得一次次屈服于何青青的大闹。

  真的让乔某离婚,他也无法向父母和妻子交代,更不可能娶一个坐台小姐回家。

  乔某左右为难,如坐针毡。

  这样两人大闹了半年,何青青看出没什么希望,开始变了一番说辞:行,你可以不和我结婚。但我跟你1年多了,青春的损失怎么办?你要赔偿我,给我一笔分手费。

  乔某见何青青这么说,顿时大喜过望:行,你说吧,要多少钱?

  何青青慢慢的说:给我100万!

  乔某:什么?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?

  何青青:姓乔的,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?100万,少一分钱都不行?

  乔某:我哪里有100万。你这1年多花了我多少钱了,你自己算算。我现在连10万块都拿不出!

  何青青:我管你有没有呢!没钱,你去借啊。你一个可以盖章的大科长,还愁借不到钱?现在我给你两条路,一是跟我结婚,一是给我100万。你自己选。要是你让我什么都得不到,我先去你找你老婆,把我们事情告诉她,看看她会不会气死。

  乔某。。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逼迫无奈之下,乔某一咬牙,决定想方设法凑钱,一定要摆脱这个女人。

  2012年8月,乔某找到合作的包工头借钱。包工头为了承接高速公路工程,自然不敢不借。乔某向一个河南包工头借了40万,又向四川包头工借了30万。稍后,乔某将69万元分几次,打入何青青的银行卡(话说还有1万呢)。

  乔某:我是尽全力了,剩下31万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来。我们在一起这么久,也是有感情的。你不要赶尽杀绝,剩下的钱以后再说吧。

  听了乔某这番话,何青青倒是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
  有意思的是,案发后,何家父母解决不承认存在这笔钱。他们认为这是乔某编造出来的,还认为乔某以未婚欺骗自己的女儿。自己女儿是完全无辜,不图金钱,只图感情才被欺骗的无知少女。

  萨沙且不论你说的对不对,看这篇文章的读者朋友,你们相信吗?

  从那天开始,两人很少联络。乔某心头一块重石放了下来,人也轻松多了。虽然欠了70万外债,钱总是可以还清的,况且包工头也不敢向他催债。

  万万没有想到,此时何青青的心理却又发生变化。

  做小姐或者情人的,要么图钱,要么图人。得不到人,就要钱。一般得到了钱,不见得非要人不可。

  只是,何青青这个人控制欲实在太强了。拿到了69万巨款(何家父母认为没有拿到钱),自己又有10多万积蓄,她完全可以选择离开,回到老家盐城买房找个老实男人过日子。此时,她又想起乔某种种的好处来,不愿意放手。

  正巧,一次出门,何青青的高跟鞋被树根绊了一下,脚踝严重扭伤,不能下床出门。何青青打电话给乔某。

  乔某接到何青青电话,顿时有些紧张:你怎么还来电话?

  何青青:我脚受伤了,不能动弹。我在南京没有亲戚朋友,没人管我,好几顿没饭吃了。

  说罢,何青青就哭了起来。

  乔某这个人性格比较软弱。他同何青青在一起久了,自然不是没有感情的。见何青青实在可怜,乔某一时心软,又回到了出租屋给何青青送饭,照顾她。

  虽然乔某没说,当天两人又睡在了一起。于是,两人又开始了以前的模式,重新陷入孽缘中不可拔,何青青还是让他离婚。

  好了不到1个月,两人又开始争吵,反而变本加厉。也许因为长期不能出门,何青青变得更为暴躁。

  9月11日晚上,两人再一次争吵,吵得很厉害,直到凌晨才入睡。第二天一早,吃完早饭,两人闲聊油价。期间乔某提到妻子的车子,一个月油费就要2000元。何青青受了刺激,说:你嫌贵,好办。你还欠我31万,把你老婆车子卖了还钱给我。

  乔某说:那怎么可能,我老婆的车子,我怎么能卖。

  两人又大吵起来,何青青狂怒之下,抢过乔某手机,就要拨打他老婆的电话:她有什么了不起,我马上告诉我们的关系。

  乔某大怒,用力抢过手机,将何青青推开。

  何青青跌倒在床上,觉得被乔某打了:你打我?我告诉你,你打我,我就去打你老婆。以前有个小姐得罪我,我就找人把她打的进医院。我马上找小混混去打你老婆,连你女儿一起打。

  乔某知道何青青什么都做得出来,极度恼怒下,又将她推倒。

  何青青挣扎着要起来,两人就厮打起来。

  乔某一怒之下,一把卡住何青青的脖子,不让她动弹。被打后,何青青也怒吼:你有本事就把我打死,不然我跟你没玩。

  听到这句话,乔某新仇旧恨涌上心头。他认识何青青不过2年时间,先后花费近百万元。关键的是,乔某自认为这么照顾她,对她这么好,她竟然丝毫不感动,一再往绝路逼他。对于何青青的性格,他很了解,她是何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即便给了她100万,恐怕还会再要100万,还不如真的将她打死,一了百了。

  乔某热血冲头,恶魔上身。他不顾一切的卡住何青青的脖子,用尽全力。何青青才知道危险,已经叫不出声,只是从嗓子里面嘶哑的叫了两声救命。

  看到何青青两眼血红,舌头伸出,乔某有些心软,手松了一些。转眼一想,到了这种地步,不是你死就是我死。乔某狠下心来,最终将何青青活活掐死。

  几分钟后,何青青不动了,呼吸也没有了,乔某才松手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何青青死了,乔某突然冷静下来。

  下面该怎么办?报警自首?

  不行。报警的话,自己就算不是死刑,也是坐一辈子牢。乔某活到现在始终养尊处优,哪里能去坐牢吃苦,这还不如死了。

  干脆自杀吧。乔某到厨房拿起菜刀,想要割腕。想起妻子和刚刚1岁多的女儿,他又下不去手。他一死,还不会说话的女儿就没有爸爸。

  乔某想来想去,决定掩盖这一切。如果下面被警察迅速抓住,他就认了。不然的话,能多活一年是一年,至少可以多照顾一年女儿。

  如果说之前乔某的所作所为,都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好色易怒的男人。下面,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乔某后来供述:既然已经杀了人,我反而冷静下来,反正最坏结果不过是死!

  乔某当天要和同事去山东出差,已经订好了火车票。

  显然,这不能改,不然很容易暴露自己。何青青的尸体怎么办?此时是南京的9月,天气还比较炎热。等出差两天回来,尸体腐烂的臭气恐怕全楼都会闻到。

  此时的乔某,体现了理工科男的特点,他冷静细致的计划了一切。他先去门口的一个电器城,要求购买一台大冰柜。营业员表示,没有现货,最快送货也要2到3天后。乔某不能等这么久,就借口自己是开便利店的,急需要冰柜冻雪糕,将唯一的样品买走。

  本来样品是没人买的,营业员自然乐于卖掉。当天上午,冰柜就送到了何青青出租屋的门口。

  乔某将尸体塞入浴室,和工人一同将冰柜搬进了客厅。期间,乔某表情轻松,还和工人抽烟攀谈。

  工人走了以后,乔某立即将尸体塞入冰柜,冷冻起来。乔某出差需要1天时间,不知道冰柜究竟能不能彻底冰冻尸体,不发出臭味。细心的乔某竟然还买了一些除臭剂,塞入冰柜。

  随后,乔某中午和同时离开南京去了泰安,第二天下午返回南京。后来警方调查这个同事。同事认为乔某出差时表现绝对没有异常,根本不像杀了人。

  萨沙还是要说,咱们理工科男的心理素质如何?呼呼。

  出差的路上,乔某已经想得很清楚。冰柜不可能藏住尸体一辈子,一旦房东回来或者何青青父母找来,就会穿帮,必须碎尸后扔掉。

  单纯碎尸成几大块,恐怕很快会被人发现尸体特征,最好碎的越小越好,还要煮一煮(这厮一定看过萨沙写的南大碎尸案)。

  何青青的出租屋地处鼓楼区闹市,一旦蒸煮尸体,那种怪味道立马就会被人发现,必须转移。

  在南京比较偏僻的托乐嘉街区附近的翠屏东南小区,乔某曾经租住过一个房子。当时是老婆怀孕,乔某租给丈母娘老丈人等人来南京临时居住的,现在还没有到期。

  这个小区人不多,方便碎尸煮熟。

  于是,乔某先去傍边超市买来了斩骨刀、锯条、垃圾袋、保鲜膜、大包等物品。随后,乔某回到何青青在市中心的公寓,将已经生冷速冻硬邦邦的何青青尸体取出来,切成了几大块。

  乔某是理工科男,对人体结构不了解,根本就是乱砍乱锯。毕竟年轻力气大,搞了几个小时,终于还是搞完了。期间,尸体解冻,一些血迹留在了厕所里。

  南京美食街碎尸案纪实
  随后,他将尸体用保鲜膜和垃圾袋包好,装在大包里,分三次打车运到出租屋内。

  打车期间,乔某神色正常,毫不慌张,司机也没有任何怀疑。

  在翠屏东南的出租屋内,乔某开始准备继续碎尸。

  乔某买来高压锅、蒸锅等餐厨用具,将何青青已经分成几块的尸体,继续切碎成几百块,并且不断蒸煮。

  让萨沙和警方震惊的是,碎尸本来应该是越快越好,以免被人发现,但乔某经常连续搞了长达二个多星期。

  显然,这是极端异常的。

  随后,乔某的做法更是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碎尸抛尸,应该往人少的地方扔,甚至丢在长江内。但乔某居然将煮熟的尸体,浇上番茄酱、酱油,扔在了附近托乐嘉美食街上,伪装成饭店的肉类垃圾。

  更令人震惊的是,乔某竟然没有丢掉何青青的头颅。通过蒸煮,头颅变成了头骨。乔某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竟然决定将头骨留下来。但是,头骨里面的脑子会腐烂发臭,一样会暴露。你们猜猜何某怎么做的?

  他竟然撬开头骨顶部,取出脑子。敲打期间,头骨沿着人字缝裂成三块,下颚骨也脱落。乔某竟然不慌不忙的重新将头骨重新拼好。他没有注意的是,下颚骨上有一颗牙齿脱落掉在地上。

  后来,他胡乱打扫房间,将牙齿和其他垃圾扫进了下水道。

  随后,乔某将这个头骨连同何青青的身份证、驾驶证、银行卡一同放在一个小保险柜中。虽明知道银行卡里面有巨款,乔某不敢去动。何青青的账户肯定会被监控,乔某不像自寻死路。不过,他卖掉了何青青的一些值钱的首饰,弥补自己的一些损失。

  乔某想将头骨收藏起来,但他自然不敢放在自己家里。于是,他又找到一个包工头朋友,说是有一些重要文件要寄存。

  于是,他将这个保险柜寄存在包头工的家中。没有人有打开的钥匙,自然不会有人发现真相。

  之后,乔某伪装何青青的语气,连续给何母发了几个月的短信,说自己心情不好,要去其他城市。随后,乔某买了一个不记名的手机,不断给何青青的手机打电话,导致欠费停机。

  这边,乔某将所有作案工具丢弃,清洗两处碎尸公寓的地板,然后又将冰柜卖给一个收废旧家电的。

  让人震惊的是,何青青失踪后,何母曾经根据她的手机通话记录,挨个拨打询问情况。乔某接到电话后,毫不紧张:叔叔阿姨,我是青青的好朋友,你们不要着急,应该不会有事的,不行就去公安机关报案吧。

  因最后那句话,何母对乔某丝毫没有怀疑。

  乔某交代以后,警方去包工头朋友家,提取了那个保险箱。打开保险箱,里面就是何青青的头骨。

  包工头朋友知道自己全家竟然陪着一个骷髅住了2年,吓得张口结舌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在翠屏东南出租屋的下水道内,警方搜寻几天,终于发现了何青青的那颗牙齿。

  根据乔某交代,又找到了被卖掉的何青青的首饰。

  由此,乔某杀人碎尸案,证据确凿。

  本来,乔某如果杀人后自首,属于激情杀人又是感情纠葛,按照今天的法律,一般不会死刑。

  可是,乔某杀人以后,又碎尸抛尸,性质就完全不同,判处死刑也就是必须的。

  写到最后,萨沙分析一下,乔某为什么反常的将尸体煮熟后,丢在人来人往的美食街上,又将头骨收藏起来不丢掉。

  这些都是极为反常的行为,不过剖析人的心理,却可以理解。

  之所以将何青青碎尸成那么多块,还煮熟丢在大街上,是出于仇恨。

  乔某是非常仇恨何青青的。因为是这个女人,使得他成为杀人犯,美好的未来甚至生命全都没了。古语说,碎尸万段,当街示众,乔某将何青青切碎成无数块,故意扔在街上,其实就是一种病态的泄愤。

  他完全有机会有时间,将尸体从容丢掉甚至埋掉。这样的话,尸体在几十年内恐怕都不会被人发现,那么何青青永远是一个失踪人口而已。

  这是一种反常的变态心理,正常人是不会这么做的。

  那么,为什么他会留下头骨收藏呢?谁都知道,头骨是最可怕的证据。一旦头骨被发现,乔某也就必死无疑。

  乔某这么做,恰恰又是出于爱。大家不知道是否知道国民政府主席林森,他的桌上就有一个头骨,是初恋情人的。林森用这种方式,永远纪念爱人。乔某显然也是如此。

  从心里,乔某对何青青还是有爱情的,不然也不会搞到最后杀人的地步。

  所以,他试图留下爱人的一些东西,是出于对她的一种病态的眷恋。

  萨沙牛不牛,分析的不错吧。

  萨沙要说,乔某你名牌大学毕业,读了这么多年书,读到什么地方去了?

  你和三陪小姐讲感情,能好得了吗?

  话又说回来,何青青就算有很多不对的地方,罪不至死。乔某杀人,就应该偿命。

  文章转自【萨沙讲史堂第二百八十六期】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27讲)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